鼓浪屿商标拍卖遭遇第四次流拍

2019-01-06 作者:admin   |   浏览(200)

  受厦门中级人民法院的委托,福建中新拍卖行原定于昨日下午3时举行的“鼓浪屿”系列注册商标拍卖会,因为“零报名”而临时取消。这已是该商标拍卖的第四次流拍。此前,作为拥有8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鼓浪屿”馅饼曾经风光一时,然而由于当时的鼓浪屿食品厂两大股东陈亚强和曾永忠之间对于股权转让存在纠纷,2003年9月起,这对舅甥进行了长达4年的“马拉松式”诉讼,最终虽然以外甥胜诉结束,却又走上了3年多的“马拉松式”的执行之路。

  由于长期处于官司纠纷中,“鼓浪屿”的商标所有权被冻结,同时,商标未能参加福建省著名商标评选,丧失了“中华老字号”的称号,“鼓浪屿”渐渐褪去了原来的光环。业内称,这一切,或许是商标拍卖屡屡流拍的最大原因。

  原定要拍卖的是厦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名下持有的“鼓浪屿”1571341、1571343、3847042号三个注册

  昨日下午2时50分,记者赶到位于厦门市帝豪大厦17楼的福建中新拍卖行,却发现拍卖行大门紧闭。记者通过多方努力,联系上福建中新拍卖行的一女工作人员,对方告诉记者,截至昨日中午12点,此次拍卖仍无人缴纳拍卖保证金,拍卖会因缺乏竞买人而再度流拍。

  去年8月17日,“鼓浪屿”系列4件注册商标开始由福建中新拍卖行分开拍卖,起拍价总和约为106万元,不过那场拍卖被临时喊停。原因是当时鼓浪屿1571341号、3847042号注册商标已于2008年11月7日注销;1571343号注册商标于2006年9月8日被转让;而308869号注册商标在2008年2月19日已到期,因注册人未及时续展,已失效,因此导致该拍卖临时被“喊停”。

  大家最担心的,其实正是系列商标是否有效的问题。业内人士分析说,当时其“流产”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拍卖标的本身合法性出现问题。据透露,参与此次拍卖的“鼓浪屿”3件商标中,两个“鼓浪屿”中文商标当前状态为“撤销3年不使用待审中”:“GU-LANGIS-LAND”英文商标是“转让完成”状态;而参与了前两次拍卖,没有参与此次拍卖的308869号注册商标已于2008年失效。这意味着几个商标中目前可以合法使用的只有英文注册商标,购买的风险很大。

  鼓浪屿食品厂于1956年初成立,几经改制、重组,1999年,被国有企业、厦门象屿集团兼并。随后,由于政府鼓励国有资产退出竞争性领域,2003年6月,鼓浪屿食品厂进行改制,实行企业内部招标,由职工通过竞争收购企业。当年12月,获得收购权的职工将股权转让给两位集美人陈亚强和曾永忠,两人是舅甥关系,其中外甥曾永忠曾是食品厂的供货商。两人各持公司50%的股份,后又各出让5.5%的股权给原厂长。出乎意料,矛盾没有发生在他们与职工之间,却发生在舅甥之间,因为持相等的股份,双方的权利对等,遇到问题决策时却又总是难以达到统一。于是争吵时有发生,矛盾越积越深,生产经营都没办法正常进行。

  [2]为尽快解决矛盾,让企业恢复正常生产,在厦门市国有中小企业改革协调办公室及原企业主管的调解下,6月30日,一份“股权转让协议”让双方的矛盾暂时得到缓解。两人签订了《厦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曾永忠在鼓浪屿食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给陈亚强指定的受让人;陈亚强指定的受让人支付股权转让金260万元给曾永忠;鼓浪屿岛上向绣品厂租赁的店面使用权归曾永忠所有。

  和厂名“鼓浪屿食品厂”归陈亚强使用,商标“日光岩”和产品装潢包装归曾永忠使用。7月3日,鼓浪屿食品厂开始恢复生产,职工重新上岗。8月15日,“老作坊”生产出第一个馅饼,企业经营逐步走上正轨。

  湖里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在原股东苏某(即拥有11%股权的原厂长)转让其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的股份之后,公司股东只有陈亚强、曾永忠两人,而《厦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的履行,将导致有限公司的股东剩陈亚强一人。根据《公司法》规定,除国有独资公司以外,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应为2人以上50人以下,2名以上的股东是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条件、存续的基础。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厦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有效,厦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亚强应向债权人曾永忠支付股权转让金160万元。随后,由于陈亚强对判决不服,拒绝执行,厦门鼓浪屿食品厂工业有限公司厂房被查封,“鼓浪屿”系列商标作为被执行人资产,于2008年走上了拍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