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龙海建工被曝涉嫌瞒报:香河天琴湾二期发

2018-12-06 作者:admin   |   浏览(157)

  近年来,建筑工人从脚手架上高空坠落身亡,或因脚手架坍塌造成群死群伤的事故屡见报端,对此,网民冠之以“杀人脚手架”的恶名。2012年8月7日下午16时许,江苏(龙海)建工集团承建的河北香河天琴湾二期工程在拆除首层平面网过程中,工人杨某从架子向上一层攀爬拆架时,用手抓住的架管突然弯曲坠落地面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死者杨某家属介绍说,事故发生后,江苏(龙海)建工集团仅两位负责人到医院看望,之后直至杨某死亡都没有再过问死者善后事宜。

  据了解,死者杨某是通过山东淄博友合劳务公司进入香河天琴湾二期工程工作的。死者工友们介绍,这里的工人均未与劳务公司签订劳动用工合同,也没有“五险一金”的劳动安全保障措施。

  2012年8月11日9时,双方经过多次协商均未达成赔偿协议。淄博友合劳务公司负责人陈浩然及其律师靳某认为,杨某的死亡赔偿必须按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23万元给付;死者家属则认为,杨某系工伤死亡,应当按照工伤死亡的赔偿标准进行赔偿,23万的赔偿让他们难以接受。

  死者家属代理律师刘杰称,该事件中杨某的死亡应属于工伤事故而不适用于人身损害。劳务公司按照人身损害的标准赔偿予以赔偿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天琴湾二期工程项目部经理杨福国称,8月7日发生在工地上的事故他知道,至于什么时间上报的香河县安监局,以及如何处理善后事宜都是由劳务公司负责人陈浩然在处理,他对此并不清楚。

  劳务公司负责人陈浩然表示:“我已经把架子工的活儿承包给了刘青华,架子工都是到刘青华处领取工资,现在出了问题我跟刘青华都有赔偿的责任,费用我只出23万,其它的我不管。他们家如果再去上访或者找政府,别怪我使用不法手段摆平!”

  9月6日,双方协商近1个月之久仍无结果,死者瘫痪在床的父亲得知儿子死亡消息之后,情绪波动较大被告知病危,迫于无奈家属同意江苏建工集团给予的75万元赔偿。

  据该工地死者杨某的工友们介绍说,杨某的死亡系因承建单位在没有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导致,建筑公司应承担全部责任。

  山东淄博友合劳务公司负责人陈浩然称,事发之后大概一周上报的香河县安监局。但死者家属否认了这一说法,死者家属介绍说,是在事故发生两周由家属上报的安监局。

  建工集团杨富国告诉死者家属说,天琴湾二期工程一号楼共出现两起事故,一起事故是一名架子工因安全网没完全封闭,从安全网缝隙中掉落地面当场死亡,事发后不久便协商解决了。杨某坠落已经是该工地发生的第二起事故,并让死者家属参考上次事故的赔偿金额来协商解决问题。

  香河县安监局高副局长称,安监局是在事发两周之后接到该事故的上报的,属于迟报但不属于瞒报,目前事故正在按程序调查处理之中,但因工期结束部分农民工已返乡,现场的目击证人难找,调查比较困难。高副局长还介绍说,至今共接到香河天琴湾二期工程工地上报的一起伤亡事故,并没有接到其他上报。

  根据《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事故发生后,单位负责人接到报告后,应当于1小时内向事故发生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报告。另据第三条规定,隐瞒已经发生的事故,超过规定时限未向安全监管监察部门和有关部门报告,并经查证属实的,属于瞒报。

  第二条还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参与瞒报、谎报事故的,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纪律处分规定由监察机关或者任免机关按照干部管理权限给予处理。

  刘杰律师介绍说,香河天琴湾二期工程项目并没有按规定进行规定的招投标程序。项目部经理杨福国则称,该项目进行了招投标,具体情况可以到建设局去查。

  香河县建设局招标办王科长查阅了2010年、2011年、2012年招、投标档案记录中没有找到关于天琴湾二期工程的记录。王科长表示,也许是该项目在建设期间改过名称,所以查找不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规定,工程建设项目包括项目的勘察、设计、施工、监理以及与工程建设有关的重要设备、材料等的采购,必须进行招标。同时,第四十九条还规定,必须进行招标的项目而不招标的,责令限期改正,可以处项目合同金额千分之五以上千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仅2009年,全国查处各类非法违法生产经营行为共计849万余起,全国安全生产事故责任追究处理近3万人。尽管上述统计数据没有将脚手架重特大伤亡事故单独列出,但据知情者披露,在我国建筑施工系统每年发生的伤亡事故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伤亡事故直接或间接地与架设工具及其使用的问题有关。

  为何建筑工地安全事故频发?据了解,一些工程层层转包,部分工地滥用一些没有资质的建筑工程队,他们将工程层层转包,只重视工期,安全保障措施和设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更有甚者为了减少成本,他们在安全设施投入上能减则减,能省则省,为安全事故埋下了隐患。